保温杯是中年标志但魔方不是!
添加日期:2021-03-01 07:12
作者:钱柜官网
浏览次数:[]

  而成都有一对饶氏兄弟,今年都已60多,魔方玩了30多年,转来转去,没有停过。哥哥专门收集魔方,三角形的、方形的、心形的、长方形的、菱角形的……家里满满当当摆了100多个魔方,好些种类一般人见都没见过;弟弟专门“拼手速”,包里揣个魔方,走到哪里玩到哪里,一个三阶魔方在他手里,最快速度不到30秒就能还原。现在,哥哥饶道宏给自己的小孙女买了个迷你版的魔方做礼物,而弟弟饶道奇则盘算着,想要多联络几个“老魔友”,建个成都老年魔方爱好者的“朋友圈”。

  “1979年,我记得很清楚。”虽然已经过去了38年,但是这次“命运的邂逅”,在饶道宏的心里,仍历历在目。那天,厂里的团委干部们开会,有个同事带了一个彩色的小六面体来。每一面都有9个方格,拧来拧去千变万化,大家都觉得很新奇。“东西是别人的,又不是很熟,耍了一下就还过去了。”饶大爷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眼馋得很呐,没好意思多玩。”

  饶道宏眼睛瞬间亮了起来,开口就问魔方怎么卖。老板也很精,看着他渴望的脸,开出了6块钱的“天价”。“6块钱是啥子概念?我那时候,一个月工资都才18块5啊。”饶道宏试图还价,老板分文不让,这笔生意最终作罢。

  想了一夜饶道宏牵肠挂肚了一夜,等到第二天夜市一开市,嗖地窜到了昨天的摊位上:“6块就6块!买了!”

  从这一年开始,饶道宏踏上了收集魔方的漫漫征途。单身的小伙子娶妻、生子,工作岗位也不停变化,30多年里,对魔方的迷恋从未改变。

  在他位的家中,2个柜子里整整齐齐密密麻麻,摆了约百余个魔方。“这是2阶的,最简单。最复杂的我收藏了一个11阶的。”端了凳子,饶大爷从客厅的柜子上部,取下几十个魔方摆出来,“这些年来,我陆陆续续买了有差不多180个魔方。有的耍烂了,有的送人了,现在剩下的都是自己特别喜欢的。”

  除了最常见的9格的三阶魔方,16格一面的四阶魔方、121格一面的十一阶魔方,从大到小挨着摆一排,像是列队的大小兄弟。“11阶这个要是打散了,拼回去很难的。最开始买回来,我和我弟弟都研究了好几天才复原。”摸着自己的这些宝贝,饶大爷的动作很仔细,每一个的名字、在哪里买的,他都记得很清楚,“蝴蝶魔方、齿轮魔方、异形魔方……你们常见的那种三阶魔方,可以说是最简单的了。这里随便拿一个出来,都比那个复杂。”

  就在他自豪地介绍自己这“一百八十将”时,旁边坐着看电视的老伴儿瞄了一眼,忍不住笑骂一句:“买这么多玩具回来,又不能吃,几十岁的人了,哼。”饶大爷也不回嘴,笑眯眯地摸着一个联排魔方,表情温柔。

  现在,饶道宏最“铁”的“魔友”,是自己的亲弟弟饶道奇。1981年,饶道奇紧随着哥哥的脚步,踏上了魔方之路。不过和饶道宏不同,弟弟的爱好不在于收藏,而在于拼速度。

  “我主要玩三阶魔方。”今年61岁的饶道奇回忆起自己买到第一个魔方并还原时的心情,脸上忍不住就带了笑,“觉得很惊奇,很喜欢。”

  对于饶道奇这样的“内行”来说,玩魔方最大的追求,已经不仅仅是还原魔方,而是如何更快地还原魔方。“我现在已经是老年人了,还原一个魔方最快的速度大概要27、8秒。”手里的三阶魔方不停翻飞,几乎没有停顿,仔细观察,边角已经有些磨损,“走到路上、出去旅游,去哪儿揣到哪儿。随时都在耍。”几年前,饶家兄弟参加了一个四川省内的魔方比赛,饶道奇拿到了老年组第一名的好成绩。

  2年前,饶道奇在地铁上玩儿魔方的时候,认识了中学生宴浩洋。“我当时很惊讶啊,大爷这么大年龄耍魔方。”以魔方为桥梁,两人成了忘年交,在饶道奇的影响下,宴浩洋也入了魔方的坑。“现在我已经比他快啦。”小宴笑着说,“我的平均速度大概是16秒左右。”

  今年8月,12岁华裔少年阙建宇用“蒙眼还原魔方”、“双脚还原魔方”等绝技,在澳大利亚真人秀《小小达人秀》上大放光彩。蒙着眼睛12秒还原三阶魔方已经是初级技能,这名少年震惊全场的压轴戏,是双脚加手同时还原3个魔方,根据他在世界魔方协会的资料,他已经还原了377个魔方,并参加过14场国际比赛。

  玩魔方,一般说来年轻人记忆力好,总是更有优势些。为了让更多的人接触魔方,现在,饶大爷在社区里免费开班,教附近的小朋友玩。“这东西没办法一对多,一次只能教一个人。”为此,饶大爷甚至专门做了文字笔记,把公式和步骤详细列出来,“有些学生家长拿回去,也忍不住手痒玩一玩。”

  没有比赛作为途径,想多认识一点同年龄段的“魔友”也越来越难。“要是有和我一样的老年人喜欢玩魔方的,希望能和我联系,我们也组个朋友圈,没事一起起玩玩嘛。”饶家兄弟说,曾经也认识几个魔友,但大家年龄大了之后,逐渐失去联系,“有时候也觉得,挺遗憾的。”

钱柜官网